日本外交“軍事化”威脅地區安全穩定

日本外交“軍事化”威脅地區安全穩定
近年來(lái),日本外交“軍事化”不斷加速。從首相岸田文雄訪(fǎng)美,到防衛大臣木原稔同美澳菲三國防長(cháng)舉行會(huì )晤,日本的一系列相關(guān)動(dòng)作不僅暴露了其追求所謂“國家正?;钡膱D謀,也給地區的安全穩定造成嚴重沖擊。

405753

  在與美西方軍事外交關(guān)系上,日本不斷加強與相關(guān)國家的軍事互動(dòng)。岸田訪(fǎng)美期間,日美對《日美安保條約》進(jìn)行了“60余年來(lái)最大規模的升級”,重組駐日美軍指揮機構,使兩國軍事同盟實(shí)現新的升級;日本與英國、澳大利亞等國簽署《互惠準入協(xié)定》,企圖為自衛隊的海外存在尋找更多立足點(diǎn),并簡(jiǎn)化人員和武器裝備入境手續;定期參加北約各級別會(huì )議,強化與北約的機制化合作,甚至公開(kāi)表示歡迎北約在東京設立辦事處;加強同奧庫斯、“五眼聯(lián)盟”等美國主導的“小多邊”機制的互動(dòng)……這些動(dòng)作進(jìn)一步突破和平憲法限制和專(zhuān)守防衛政策,加強了日本與美西方的軍事捆綁。

  在亞太地區,日本也在持續加大推動(dòng)軍事合作的力度。去年美日韓三方“戴維營(yíng)會(huì )晤”后,日本自衛隊就與美韓空軍以朝鮮半島發(fā)生危機為假想,舉行空中聯(lián)合軍演。三國還于2023年底啟動(dòng)“朝鮮導彈預警信息實(shí)時(shí)共享體系”。

pv_3971222301895500_d_601_480_270

     今年4月初,三國空中聯(lián)演再次在朝鮮半島附近展開(kāi)。在美國主導的美日菲機制下,日本還同菲律賓進(jìn)行《互惠準入協(xié)定》談判,承諾支持菲國防現代化建設。種種行動(dòng)表明,日本正以東北亞為突破點(diǎn),形成“以美國及盟友為軸心、輻射亞太、靠攏北約”的軍事外交模式,對地區和平穩定帶來(lái)嚴峻考驗。

  在經(jīng)濟外交方面,日本企圖利用多年積淀的優(yōu)勢,走出一條在經(jīng)濟外交中融入更多軍事成分的“間接路線(xiàn)”。近年來(lái),日本給科技專(zhuān)利、數字經(jīng)濟等打上“經(jīng)濟安?!钡臉撕?推出“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支援”合作框架,向“志同道合國家”提供監視警戒雷達等防衛裝備;與美英澳等國家簽署《防衛裝備品和技術(shù)轉移協(xié)定》,為武器裝備出口和軍事技術(shù)轉讓開(kāi)辟通道。日本不斷擴大武器出口的范圍和規模,企圖效仿美國“出售軍火增加經(jīng)濟收益”的發(fā)展道路,經(jīng)濟外交的“軍事化”色彩愈發(fā)濃厚。

首次參加“英勇盾牌”演習

  據日本防衛省消息,自衛隊將首次參加美軍在太平洋地區舉行的“英勇盾牌”演習。這標志著(zhù)該演習自2006年舉辦以來(lái),首次出現除美國以外的參演國,凸顯了日美軍事一體化速度進(jìn)一步加快。

  “英勇盾牌”演習號稱(chēng)是美軍在亞太地區規模最大、實(shí)戰化程度最高的多軍種演習,自2006年起每?jì)赡暝陉P(guān)島附近海域舉行一次。此前,該演習僅限于美軍各軍種、駐亞太地區部隊參與,尚無(wú)其他國家參與的先例,但往屆演習會(huì )視情況邀請部分國家的軍方人士觀(guān)摩,演習旨在檢驗并向盟友展示美軍的快速反應和多軍種聯(lián)合作戰能力。

  該演習通常會(huì )集結美軍在亞太地區的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陸軍、太空和特種作戰部隊,甚至包括海岸警衛隊,一般動(dòng)用兵力超過(guò)兩萬(wàn)人。近幾屆演習通常會(huì )出動(dòng)兩個(gè)航母編隊,通過(guò)在海上、空中、陸地和網(wǎng)絡(luò )空間進(jìn)行探測、定位、跟蹤和交戰,演練如遠程海上火力打擊、聯(lián)合防空與打擊、兵力快速投送和作戰系統演示驗證等課目,旨在檢驗一體化聯(lián)合作戰能力。

74485_700x700

  今年的“英勇盾牌2024”是該系列演習的第10次,演練時(shí)間定于6月7日至18日。日本自衛隊計劃派出約4000人參加。演習區域涵蓋日本自衛隊所屬設施及美軍在日本的軍事設施,并擴展至日本周邊海域、從日本延伸至菲律賓的周邊海域,以及夏威夷、關(guān)島、帕勞周邊海域等。日本自衛隊將與美軍協(xié)同,在日本周邊海域和自衛隊基地內進(jìn)行高強度的戰術(shù)演練。

  分析人士指出,以往“英勇盾牌”一直是美軍內部演練項目,今年的演習突出強調所謂“西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合作”,邀請日本自衛隊深度參與,其意圖十分明顯。

  從美國的角度來(lái)看,此舉意在推動(dòng)日本自衛隊進(jìn)一步融入美軍聯(lián)合作戰體系,在同盟中承擔更大責任。近期美國與日本升級《日美安保條約》,重組駐日美軍司令部,同時(shí)提高駐日美軍的作戰指揮權限,旨在加強駐日美軍與日本自衛隊的協(xié)同作戰能力,未來(lái)不排除美軍讓日本自衛隊在某些戰略威懾場(chǎng)景中“打頭陣”的可能。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從日本的角度來(lái)看,通過(guò)此次演習,日本自衛隊從支援保障角色轉變?yōu)橹苯訁⑴c者,似乎離徹底擺脫和平憲法限制又近了一步。近年來(lái),日本自衛隊頻繁參與美軍主導的聯(lián)合演習,以實(shí)現其追求的“外向型”發(fā)展目標,并從事實(shí)上成為美軍作戰計劃中作戰力量的組成部分?!坝⒂露芘?024”演習針對性強,企圖和野心不言而喻,日美兩國頻繁進(jìn)行聯(lián)合軍演,將破壞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可見(jiàn),日本加速外交“軍事化”,給東北亞乃至整個(gè)亞太局勢帶來(lái)諸多負面影響。一方面,相關(guān)舉動(dòng)或將激化亞太地區現有矛盾,加劇地緣緊張態(tài)勢甚至引發(fā)直接對抗;另一方面,其向相關(guān)國家輸出武器裝備的動(dòng)作,將引發(fā)其他國家的擔憂(yōu)和反制,進(jìn)而沖擊地區安全穩定。這些危險的動(dòng)向,值得各方高度警惕。


     來(lái)源:中國軍網(wǎng)、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