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強化關(guān)島戰備,鞏固亞太地區的威懾力

美軍強化關(guān)島戰備,鞏固亞太地區的威懾力
美軍計劃從今年10月起,每年在關(guān)島進(jìn)行最多2次導彈飛行測試或追蹤演習,為期10年,旨在保護關(guān)島免受彈道導彈、高超音速導彈和巡航導彈的打擊。美軍完善以關(guān)島為核心的前沿基地網(wǎng),本質(zhì)上是為了鞏固其在亞太地區的威懾力,為所謂的“印太戰略”服務(wù),已對地區和平與穩定構成嚴重威脅。

 

  近年來(lái),美國把應對“大國競爭”作為首要戰略目標,積極備戰所謂的“高端戰爭”,西太平洋地區日益成為其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區域。然而,隨著(zhù)亞太地區國家軍事實(shí)力的發(fā)展以及新興軍事技術(shù)的研發(fā)與投入使用,位于“第一島鏈”的美軍基地生存能力堪憂(yōu);同時(shí),相關(guān)基地所在國并不愿卷入大國對抗淪為犧牲品。

     美國不得已開(kāi)始向“第二島鏈”收縮,兵力投入和布勢更加強調梯次化、隱蔽性;作戰理念也逐漸由“重攻輕守”轉向“攻防兼備”,意圖形成“可信、縱深、多層”的防御能力。在此過(guò)程中,作為“第二島鏈”核心的關(guān)島扼守西太平洋要沖,既可充當“第一島鏈”美軍的后方依托,又可作為后方美軍的前進(jìn)基地,節點(diǎn)和樞紐作用不斷凸顯,在美整體戰略布勢中的支撐作用“水漲船高”。

     僅今年而言,從試射高超音速導彈,到4000名駐日美軍移防關(guān)島,到宣布在關(guān)島部署“瀕海戰斗團”,再到“英勇盾牌-2024”聯(lián)合軍演將部分演習區域設在關(guān)島附近,美國對關(guān)島戰略?xún)r(jià)值的重視程度不言而喻。

  美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布勢,涵蓋軍事投入、同盟體系塑造、軍事基地建設、軍事技術(shù)研發(fā)以及提升盟友和伙伴國的軍事能力等多個(gè)方面。關(guān)島是美國在印太地區軍事布勢的核心節點(diǎn)。近年來(lái),美不惜投入巨額經(jīng)費加強關(guān)島戰備建設。

     據統計,2015至2023財年,美為關(guān)島戰備工程項目總計撥款34億美元。2024至2028財年,美國防部還將申請73億美元用于完善島上的戰備工程,全面提升關(guān)島的指揮、保障和防御能力。

關(guān)島防御圈建設持續推進(jìn)

  隨著(zhù)關(guān)島的戰略?xún)r(jià)值日益凸顯,美國對于關(guān)島遭到打擊進(jìn)而癱瘓的擔憂(yōu)有增無(wú)減。為了將關(guān)島打造成“第二島鏈”所謂“不沉的航空母艦”,目前美國正從三個(gè)層面著(zhù)力推進(jìn)關(guān)島防御體系建設。盡管美軍在關(guān)島經(jīng)營(yíng)多年,然而其現有導彈防御體系仍存在力量薄弱、各自為戰的弊端。鑒于此,美計劃整合陸軍、海軍和導彈防御局駐關(guān)島防空反導力量,構建一體化防空反導體系。

     根據此前美國公布的所謂“關(guān)島防御計劃”,部署在關(guān)島的導彈防御系統將由美海軍的“標準-3”“標準-6”系統、美陸軍的“愛(ài)國者”“薩德”反導系統組成。其中,“標準-3”和“薩德”系統屬于高空反導系統,可攔截中遠程導彈;“愛(ài)國者-3”反導系統偏重末段反導;而“標準-6”和“愛(ài)國者-2”更偏重防空,適合應對巡航導彈襲擊。

     同時(shí),美將繼續推進(jìn)陸軍“低層防空反導傳感器”項目,在關(guān)島部署4座AN/TPY-6型雷達、3座低層防空反導傳感器雷達和數座哨兵A4雷達,配合陸基“宙斯盾”系統,大幅提升空中威脅感知能力。

  關(guān)島的反導籬笆看似密不透風(fēng),但實(shí)戰效果存疑。為留有余地,美軍將包括天寧島、塞班島、威克島在內的北馬里亞納群島納入環(huán)關(guān)島作戰體系,試圖構建“多點(diǎn)、散布、彈性”基地網(wǎng)。

     2022年2月,美軍著(zhù)手擴建距離關(guān)島約160公里的天寧島機場(chǎng),以減輕關(guān)島安德森機場(chǎng)的航空保障壓力。塞班島和威克島空軍基地也在擴建中。未來(lái),關(guān)島、天寧島、塞班島、威克島和夏威夷將一路延伸,形成相互呼應且具有一定縱深的島嶼基地群。

  多年來(lái),美國軍方一直在采取行動(dòng),以期更好地將該地區盟友整合到關(guān)島防御體系中。為此,美不但頻頻與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在關(guān)島周邊開(kāi)展演習,還謀圖通過(guò)各種方式取得地區國家尤其是太平洋島國軍事基地及重要基礎設施的臨時(shí)使用權。美企圖以增加節點(diǎn)、分散功能等方式,將軍事力量廣泛分布在不同的地理空間,從而打造廣域分布的西太平洋地區作戰體系。

  盡管美國在關(guān)島傾注了大量“心血”,然而相關(guān)計劃的落地仍然困難重重。一方面,關(guān)島面積狹小,現有反導系統機動(dòng)部署困難,在面對高超音速導彈等先進(jìn)軍事技術(shù)手段打擊時(shí)存在攔截能力弱等諸多問(wèn)題。而其計劃部署的包括高超音速武器在內的部分裝備仍處于實(shí)驗狀態(tài),進(jìn)展不力。另一方面,美軍在關(guān)島加強軍力引發(fā)當地民眾擔憂(yōu),這無(wú)疑會(huì )給基地建設帶來(lái)阻力。

  此外,美國在關(guān)島構建防御體系,必然會(huì )刺激相關(guān)國家加快進(jìn)攻能力建設,甚至在西太平洋地區引發(fā)新一輪軍備競賽。事實(shí)上,美軍頻頻宣稱(chēng)要強化關(guān)島防御,本身就是對關(guān)島防御缺乏信心的表現。關(guān)島的軍事基地修建得越多,就越容易吸引導彈襲擊,逼迫美軍繼續強化關(guān)島的防御。反復加碼博弈,讓這座不大的島嶼成了“第二島鏈”上名副其實(shí)的“炸彈磁石”。這也再次證明,為了一己霸權私利妄圖追求所謂“絕對安全”,得來(lái)的是絕對不安全。

  美國強化關(guān)島軍力,“自守”雖不足,破壞地區和平與安全卻有余。亞太地區多年保持總體穩定,已成為全球發(fā)展最快的地區。美在該地區加緊戰備,相當于“把籬笆扎到別人家門(mén)口”,不僅嚴重損害了地區國家的戰略互信,刺激地區緊張局勢,也向其盟友傳遞出可以冒險挑釁滋事的錯誤信號。

     種種跡象表明,癡迷于“大國競爭”、無(wú)視他國安全與福祉的美國,已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亂源。亞太地區不是零和博弈的角斗場(chǎng)。試圖依靠窮兵黷武、陣營(yíng)對抗謀取所謂“大國競爭”優(yōu)勢,只會(huì )讓自身陷入新的安全困境,走入戰略上的“死胡同”。


     來(lái)源:中國軍網(wǎng)、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