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jiǎn)體

新中國經(jīng)濟75年 | 大國工程(二)東數西算 —— 加速織就全國一體化算力網(wǎng)

華夏經(jīng)緯網(wǎng) > 新聞 > 熱點(diǎn)聚焦      2024-06-12 16:43:00

新中國經(jīng)濟75年

【導語(yǔ)】新中國成立75年來(lái),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經(jīng)濟體,創(chuàng )造了舉世矚目的發(fā)展奇跡。三峽工程、青藏鐵路、載人航天、南水北調、東數西算……在中國經(jīng)濟地理版圖上,一大批惠及當下、著(zhù)眼未來(lái)的大國工程相繼問(wèn)世,匯聚成一幅波瀾壯闊的新時(shí)代畫(huà)卷。一個(gè)個(gè)大國工程展現時(shí)代風(fēng)范,筑牢未來(lái)發(fā)展基石,托舉起億萬(wàn)人民邁向美好生活的中國夢(mèng),成為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開(kāi)路先鋒。


當前,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速度之快、輻射范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jīng)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guān)鍵力量。作為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的核心生產(chǎn)力,算力已成為國民經(jīng)濟發(fā)展的重要基礎設施?!皷|數西算”就是在數字新基建的大背景下,我國啟動(dòng)的一項至關(guān)重要的國家工程,既可以充分發(fā)揮西部區域氣候、能源、環(huán)境等方面的優(yōu)勢,又能助力我國數據中心實(shí)現低碳、綠色、可持續發(fā)展,將為建設數字中國、推進(jìn)經(jīng)濟高質(zhì)量發(fā)展注入新動(dòng)能。

2022年5月24日拍攝的貴安新區華為云數據中心(道路右側)和騰訊貴安七星數據中心(道路左側)(無(wú)人機照片)。(圖源:新華社)

2022年5月24日拍攝的貴安新區華為云數據中心(道路右側)和騰訊貴安七星數據中心(道路左側)(無(wú)人機照片)。(圖源:新華社)


“東數西算”從藍圖變成現實(shí)

“東數西算”這一概念萌芽于2016年——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提出,要建設全國一體化的國家大數據中心,推進(jìn)技術(shù)融合、業(yè)務(wù)融合、數據融合,實(shí)現跨層級、跨地域、跨系統、跨部門(mén)、跨業(yè)務(wù)的協(xié)同管理和服務(wù)。

2021年5月,國家發(fā)展改革委、中央網(wǎng)信辦、工業(yè)和信息化部、國家能源局聯(lián)合印發(fā)《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協(xié)同創(chuàng )新體系算力樞紐實(shí)施方案》,明確提出布局全國算力網(wǎng)絡(luò )國家樞紐節點(diǎn),加快實(shí)施“東數西算”工程。這標志著(zhù)“東數西算”這一堪比“南水北調”“西氣東輸”“西電東送”的國家戰略工程正式提上議事日程。

2022年2月,國家發(fā)展改革委等四部門(mén)聯(lián)合印發(fā)通知,同意在京津冀、長(cháng)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內蒙古、貴州、甘肅、寧夏等8地啟動(dòng)建設國家算力樞紐節點(diǎn),并規劃了10個(gè)國家數據中心集群。至此,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體系完成總體布局設計,“東數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啟動(dòng)。

“東數西算”工程在全國布局了8個(gè)國家算力樞紐節點(diǎn)。(圖源:國家發(fā)展改革委)

“東數西算”工程在全國布局了8個(gè)國家算力樞紐節點(diǎn)。(圖源:國家發(fā)展改革委)

從概念上看,“數”為數據,“算”指算力,也就是對數據的處理能力?!皷|數西算”則是通過(guò)構建數據中心、云計算、大數據一體化的新型算力網(wǎng)絡(luò )體系,將東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導到西部,優(yōu)化數據中心建設布局,促進(jìn)東西部協(xié)同聯(lián)動(dòng)。簡(jiǎn)單地說(shuō),就是讓西部的算力資源更充分地支撐東部數據的運算,更好為數字化發(fā)展賦能。

為什么要實(shí)施“東數西算”工程?與我國具體國情密切相關(guān)。我國數據中心大多分布在東部地區,由于土地、能源等資源日趨緊張,在東部大規模發(fā)展數據中心難以為繼。而我國西部地區資源充裕,特別是可再生能源豐富,具備發(fā)展數據中心、承接東部算力需求的潛力。為此,要充分發(fā)揮我國體制機制優(yōu)勢,從全國角度一體化布局,優(yōu)化資源配置,提升資源使用效率。

但從總體布局思路來(lái)看,受限于網(wǎng)絡(luò )長(cháng)距離傳輸造成的時(shí)延,以及相關(guān)配套設施等因素影響,西部數據中心并不能滿(mǎn)足所有算力需求。因此,一些對網(wǎng)絡(luò )要求較高的業(yè)務(wù),仍可在京津冀、長(cháng)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東部樞紐布局,但樞紐內部要重點(diǎn)推動(dòng)數據中心從一線(xiàn)城市向周邊轉移,確保算力部署與土地、用能、水、電等資源的協(xié)調可持續。


“東數”實(shí)現“西算”要邁幾道坎

2021年5月24日,工作人員在位于貴州貴安新區的中國移動(dòng)貴州數據中心機房?jì)妊矙z。(圖源:新華社)

2021年5月24日,工作人員在位于貴州貴安新區的中國移動(dòng)貴州數據中心機房?jì)妊矙z。(圖源:新華社)

我國實(shí)施“東數西算”工程,目的在于實(shí)現東西算力的均衡布局,優(yōu)化算力成本,推動(dòng)數據中心綠色低碳發(fā)展。業(yè)界把“東數西算”比作“南水北調”“西電東送”,正是因為其本質(zhì)都是要發(fā)揮我國體制機制優(yōu)勢,優(yōu)化資源配置,提升資源使用效率,下好全國“一盤(pán)棋”。

聽(tīng)起來(lái)很美好,但實(shí)踐起來(lái)卻有諸多困難。比如,當前適合轉移到西部的數據一般是對時(shí)延要求不高的“冷數據”,如后臺加工、離線(xiàn)分析、存儲備份等數據,而對網(wǎng)絡(luò )時(shí)延要求較高的“熱數據”,如人工智能、視頻會(huì )議等數據,還得留在東部做計算分析。如果非要把一些東部地區的“熱數據”傳到西部去處理,稍有延遲都會(huì )影響用戶(hù)體驗,應用并不現實(shí)??蓡?wèn)題也在于此,常用、需要復雜處理的“熱數據”無(wú)法“西算”,能拿到西部的“冷數據”往往只是存在那里。如此,“東數西算”變成了“東數西存”,失去了應有之義。

“東數”想要“西算”,就要解決數據的“通勤速度”和“居住環(huán)境”。有網(wǎng)友打了個(gè)比方,這就像在北京國貿、上海陸家嘴工作,卻住在河北香河或江蘇昆山花橋等地,每日長(cháng)距離通勤,在路上損耗大量時(shí)間精力,以換取居住成本的降低。而數據作為核心資產(chǎn),對長(cháng)距離傳輸的效率、運算處理環(huán)境等要求更加嚴苛,某種意義上寧愿付出較高的資金成本,也要選擇距離更近、“裝修”更好的環(huán)境。

“通勤速度”意味著(zhù)把“東數”搬出去的能力。先看網(wǎng),“東數西算”的傳輸網(wǎng)絡(luò )首先要滿(mǎn)足低時(shí)延、高可靠、大帶寬等要求,還得面臨算力跨區域、跨層級連接的挑戰。再看算,雖然我國算力規模增長(cháng)飛快,但算力供給與調度的統籌能力較差,數據中心算力設施與網(wǎng)絡(luò )發(fā)展尚未形成統一體系。最后看安全,跨度如此之大、距離如此之遠的數據傳輸,帶來(lái)的數據泄露、竊取、篡改等風(fēng)險也更大,涉及遠程存儲、計算和訪(fǎng)問(wèn)等一系列安全問(wèn)題。

“居住環(huán)境”意味著(zhù)“東數”順利入住西部的可能?!皷|數西算”不僅需要高速可靠的網(wǎng)絡(luò )通道,還需要5G網(wǎng)絡(luò )、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人才、政策等相關(guān)配套。西部地區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相對滯后的短板由來(lái)已久,人才儲備不足、流失嚴重等因素,也使得西部地區產(chǎn)業(yè)承載能力較弱。同時(shí),東西部地區資源對接和協(xié)同也是一大挑戰,要解決各地建設周期不同步、設備跨廠(chǎng)商互通難度高等難點(diǎn)問(wèn)題。

從整體來(lái)看,“東數西算”是一項長(cháng)期工程,需要通過(guò)未來(lái)三五年甚至十年的規劃分步實(shí)施及迭代優(yōu)化。各地區應結合自己的資源稟賦走差異化之路,企業(yè)精準對接用戶(hù)需求,發(fā)揮好規模效應、協(xié)同效應,讓數據流帶動(dòng)技術(shù)流、資金流、人才流,才能真正打通我國東西部數字產(chǎn)業(yè)的大動(dòng)脈。


“東數西算”啟動(dòng)兩年成績(jì)幾何

2021年中國國際大數據產(chǎn)業(yè)博覽會(huì )現場(chǎng)。(圖源:新華社)

2021年中國國際大數據產(chǎn)業(yè)博覽會(huì )現場(chǎng)。(圖源:新華社)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適度超前建設數字基礎設施,加快形成全國一體化算力體系。目前,“東數西算”工程正在穩步推進(jìn),8個(gè)國家算力樞紐節點(diǎn)建設已全部開(kāi)工,10個(gè)國家數據中心集群同步布局。相關(guān)數據顯示,在已經(jīng)開(kāi)工的8個(gè)國家算力樞紐中,2023年新開(kāi)工的數據中心項目近70個(gè)。其中,西部新增數據中心的建設規模超過(guò)60萬(wàn)機架。

梳理各地官方數據發(fā)現,8個(gè)國家算力樞紐節點(diǎn)的建設方案已進(jìn)入深化實(shí)施階段。3月14日,隨著(zhù)中國電信東數西算國家樞紐慶陽(yáng)算力中心1000臺GPU服務(wù)器穩定運行,全國一體化算力網(wǎng)絡(luò )甘肅樞紐節點(diǎn)慶陽(yáng)數據中心集群算力規模突破5000P,達到5300P。

截至目前,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示范區數據中心集群取得全面建設。這個(gè)位于江蘇吳江的全國一體化算力網(wǎng)絡(luò )國家樞紐節點(diǎn)計劃今年5月開(kāi)始啟用部分算力大樓。此外,經(jīng)過(guò)近2年的建設,蕪湖集群起步區數據中心項目17個(gè)、設計裝機規模64萬(wàn)架、投資額約2588億元;已投產(chǎn)數據中心項目6個(gè)、在建未投產(chǎn)項目6個(gè)、待建項目5個(gè)。

2023年,寧夏建成全國首個(gè)萬(wàn)卡智算基地,算力質(zhì)效指數全國第四、西部第一,數字經(jīng)濟占GDP比重為35%以上。中衛集群互聯(lián)網(wǎng)出口帶寬達到18T,實(shí)現中衛到北京的單向時(shí)延8到10毫秒以?xún)?,到上海的單向時(shí)延15毫秒以?xún)取?/p>

內蒙古數據中心服務(wù)器在運行已達到260萬(wàn)臺,和林格爾新區數據中心標準機架達到22萬(wàn)架,服務(wù)器裝機能力達到150萬(wàn)臺,通用算力總規模達到1000P;推動(dòng)建設11個(gè)超算項目,超級算力規模達到195P。

此外,截至2023年底,張家口市投入運營(yíng)的數據中心為27個(gè)、標準機柜33萬(wàn)架、服務(wù)器153萬(wàn)臺,算力規模達到7600P;截至2023年7月,四川全省算力規模約為10EFlops,其中智能算力占比約為10%,主要分布在成都及周邊地區;2023年,重慶全市算力規模超過(guò)1000P;目前,貴州總算力規模增長(cháng)28.8倍,智算規模占比超過(guò)八成,貴州全省在建及投運數據中心39個(gè),大型以上數據中心22個(gè)。

根據《2021—2022全球計算力指數評估報告》顯示,國家計算力指數與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和GDP的走勢呈現顯著(zhù)的正相關(guān),從15個(gè)重點(diǎn)國家的計算力指數看,算力指數平均每提高1個(gè)點(diǎn),數字經(jīng)濟規模和GDP將分別增長(cháng)3.5‰和1.8‰。截至2023年底,我國提供算力服務(wù)的在用機架數達到810萬(wàn)標準機架,各類(lèi)算力提供主體超5000家,算力總規模位居全球第二位。正如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cháng)余曉暉所說(shuō),“我國算力基礎設施建設已達到世界領(lǐng)先水平?!?/p>


(資料來(lái)源:國家發(fā)展改革委、新華社、人民網(wǎng)、經(jīng)濟日報、第一財經(jīng))


責任編輯:姚思寒
熱門(mén)評論
大陸新聞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huà):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wǎng)站簡(jiǎn)介 / 廣告服務(wù) / 聯(lián)系我們

主辦:華夏經(jīng)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jīng)緯網(wǎng)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612g.cn